Please activate JavaScript!
Please install Adobe Flash Player, click here for download

Pipeline Technology Journal - Chinese Edition 1/2016

Latest News, Reports and Technical Articles about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in the Global Pipeline Industry.

研究/发展/技术 NDE方法 灵敏度( 裂缝 长度单位: mm ) 现场应用的适应性 方法的测试设备 焊缝 中 接头 中 振动 温度 可及性 表面制备 复杂性 自 动化 操作员依 赖性 超声波探伤 3-7 7-13 良好 良好 尚可 适中 适中 尚可 高 射线探伤 13-25 13-25 尚可 良好 差 低 适中 差 高 涡电流 7-13 >25 良好 良好 优秀 低 适中 良好 适中 磁粉探伤 3-7 >25 良好 良好 尚可 适中 低 差 高 染色渗透剂 7-13 >25 良好 尚可 尚可 高 低 差 高 表 1:传统NDE方法的比较[4]。 图3:描绘探明最小裂纹和漏检最大裂纹之间差距的超声波NDE 命中/未命中数据 [11]。 POD分析的延伸 POD接下来的演进由自动化EC的开发推动;除“命中/未命 中”数据以外,自动化 EC 还允许收集信号响应,而信号响应可被 理解为感知到的裂纹尺寸 ( 即 â vs a” 数据 )。[18] 中介绍了 一种通过 â vs a”数据估算POD函数的方法。对信号响应数据的审 查表明,该数据在对数尺度上一般呈线性,而方差在平均值附近 正态分布,不受裂缝尺寸的影响 [19]。此后,Berens 证明,“对 数正态”或“概率单位”最符合信号响应NDE数据 [11]。 20世纪 90年代末之前,Berens 发表于ASM手册中的研究成 果被视为POD评估领域的主要参考标准 [14]。后来,这一成果被 载入1999年出版的《美国国防部 ( DOD ) 手册》,用于POD研究 [20]。POD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准确计算置信区间 ( CI ) [21]。 自2000年起,有人建议对POD CI计算进行几点修改 [20]。首先,人们认 为“命中/未命中”数据的 CI 过度保守,因为它们被同时应用于POD曲线 上所有的点。这种CI计算方法以所谓的“沃尔德统计量”为依据 [21]。后 来,有人推荐采用似然比方法进行更为准确的CI计算 [22]。 MIL-HDBK-1823 进行了修订,将POD CI计算方面的这些发展均纳入其 中,最终 MIL-HDBK-1823A( MIL-HDBK-1823 的更新版本 )于2009年 出版 [23]。目前,MIL-HDBK-1823A被USAF和其他行业视为进行POD研究 的技术现状指南。 图4:NDE领域POD相关出版物的数量 [35]。 管道技术期刊 43 超声波探伤 3-77-13 良好 良好 尚可 适中 适中 尚可 高 射线探伤 13-2513-25 尚可 良好 差 低 适中 差 高

Pages Overview